還沒有想法 因為還在練等

玩家創作
瓦琪拉離開了自己熟悉的家園 ,那美麗的逐日者島嶼, 古老的樹木高聳入雲, 鳥兒在森林裏吟唱 ,溪流在滿是生態的大地旅行 在告別的時刻 她提起了她古老的血色波刃雙匕 來到銀月城的城塞。 瓦琪拉猶豫的步上階梯 ,心理許多陌生的聲音在低語 ,她深吸一口氣,「真的嗎⋯⋯真的要離開嗎⋯⋯」她停下來,抬頭望向天空,碧藍的白天依舊如此,單調而沒有感情,她突然跌坐在階梯上,默默的流下兩行眼淚,低聲的啜泣著。「嘿,你在這裡做什麼呢?瓦琪拉?」熟悉的聲音讓瓦琪拉微微一驚,抬起頭來望著塞隆 「噢...這個..沒什麼呢,我只是想在離開前好好的道別這個地方罷了。」一邊說著,雪白的雙手匆忙的把純金色的秀髮往尖尖的耳朵後撥去,一雙金色的妙目還掛著兩行眼淚,不敢直視眼前的這位前遊俠將領洛索瑪·塞隆 「喔,我能理解。」塞隆走向前,把這名年輕的血精靈從台階上扶起。「沒有人叫你離開這裡,你為何要這麼堅持呢?」塞隆說道,望著瓦琪拉美麗白皙的臉,輕柔的捧起並用雙手拇指抹去那依依不捨的淚滴 「唉...」瓦琪拉長嘆,伸手入懷拿出那張有大酋長紅印的紙條,遞給塞隆。
塞隆看到那枚徽印,臉色瞬間變得十分嚴肅,小心翼翼的打開那張紙條仔細的閱讀一次 「原來如此啊,不過這貧瘠的地方不就交給那些整日找事!的獸人跟食人妖就行了,人手不足還誇張到找到這裡來,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塞隆站起身「來吧,我帶你去。」瓦琪拉被塞隆強壯的手臂一把拉起,兩人一起步入宏偉的廳堂。

滿是書籍的房間之內 ,黯淡的微光照在這兩個血精靈的身上。「看樣子,我也沒辦法阻止你了。」塞隆說道「現在這個情勢,我也只能祝福你了。請記住,幽暗城那些不死族都是一些被遺忘的死者,務必小心留意你的舉止,別相信任何人,聽懂嗎?」塞隆謹慎的囑咐眼前這位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的精靈,深邃的眼眸閃閃發光 「我知道,塞隆,我會注意的」瓦琪拉說道。 「很好,傳送門就在上面,我只能陪你到這裡,剩下的就得靠你自己了,好好的去吧,希望未來還有機會相見。」塞隆緩緩的說道「謝謝你,塞隆。」瓦琪拉慢慢的走上那傳送平台「慢著!」瓦琪拉回過身,金色的雙眸望著塞隆「怎麼了?」瓦琪拉微微一驚「記住太陽之井的恥辱。」塞隆看著她,警告這位也許是最後一次相見的精靈。瓦琪拉點點頭,向塞隆行了一禮,頭也不回的走上去,並消失在平台上。

一時心血來潮 隨便寫了一下 文筆粗淺
前輩不吝賜教 之後看有沒有繼續玩角色在繼續掰故事XD

加入對話

返回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