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羈絆(非正式短篇故事)

玩家創作
笑聲在公會酒吧裡此起彼落,嘈雜的喧囂愈是要把獨自一人的少女逼得喘不過氣來。此時此刻,全場唯一悶悶不樂的人正坐在某個角落。她是會長與副會長唯一的妹妹。

「誰去和她說說話呀?」

「還是別吧,跟她沒什麼東西可以聊的。」

「看她個性怪裡怪氣的,整個吧裡就她那裡陰冷,怎麼樣都不想靠近。」

「你們別這樣。」

「看她那樣自己一人坐在角落裡怪可憐的,畢竟這可是難得的公會宴。」

拜託,停下來…

「那你去阿。」

「我才不要。」

「不要。」

不要再說了…心好痛…

「人家可是薩拉祖安會長親愛的表妹呢…」

「別管她了。」

像這樣細碎的低語評論,三兩句就會結束的話題,少女時時刻刻都得戰戰兢兢的聽著。尖長的耳朵沒有辦法蓋起來,說三道四的話語自然是傳到了她耳裡,然後使她羞赧。或許這該都怪無能沒用的她唯一的才能──尖銳的聽力吧。

「別往她那裏看了,真的是。這可是『我們』勝利的慶功宴呢,別講東說西的破壞氣氛。」

手裡的酒杯一緊握,少女指尖因為用力而脹的鮮紅。

別去多想了,莉莉…

莉莉深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此時的她能做的就只是板著毫無情緒的面孔,握好手裡顫抖的酒杯,然後緊盯著只有一個人坐在的木桌上一點,盡量表現的好像沒有聽見別人的閒言閒語一般自然。但顯然是失敗了。她受傷又喪氣的表情輕易的就流露在臉上,慌張之餘就只好刻意再壓低自己的頭,讓長髮遮著臉才好險不讓別人看到這副狼狽不堪的模樣。

突然原本只是吵雜的空氣,爆鬧出了極其熱烈的絕叫和鼓掌聲,整個宴會的高潮,隨著這裡眾多英雄好漢的首腦,也就是這個組織的會長──薩拉祖安‧奎拉斯,在一身輝煌的史詩級長袍裝備中,帶著王者風範站上酒吧的舞台上為大家吆喝慶祝而進入高潮。

在這場公會宴上,大家舉酒大肆為幾天前討伐燃燒軍團前線補給大隊勝利慶祝著。而現在薩拉祖安會長的登場更是讓整個會場的氣氛激進高昂,人人都高舉添滿了瓊漿的精緻高腳杯,向台上乾杯。

在這樣極盡奢華喧囂的宴會上,參與狂歡的眾人乃是名為「血輝聖殿」公會之下,為公會、為了部落,甚至式為了薩拉祖安會長忠心奉獻己力的各個精英勇士、英雄好漢。獸人、牛頭人、食人妖、不死族、血精靈、哥不林、以及熊貓人,每個人的裝備都閃耀著做為一名勇士而歷經百戰淬煉的榮耀痕跡。

和大家格格不入的莉莉,這一刻真的是灰心到了極致。僅僅只是坐在離舞台最遙遠的一個位子上,卻感覺自己像是坐在和眼前判若鴻溝的另一個低沉世界。默默的啜著杯中物,真心認為每一口都只有苦澀。

阿…我也好想要呀,成為這裡大家的一份子,替自己能共襄盛舉而感到驕傲…

但顯然我沒有辦法…

閉上雙眼,感受到眼角逐漸濕潤。

沒有哥哥們就沒有現在的我…

鼻子強烈一酸,莉莉的表情因為心理上的痛苦而扭曲皺著。

像我這種靠關係才能進到這麼頂尖的公會的人…

再也忍無可忍,讓珠珠墜落的眼淚劃破被自卑折磨著的心。

根本不被這裡的任何人給接受…才剛加入這裡就被用有色眼光看著的我,就連想鹹魚翻身都有困難…

哥哥…我最愛的哥哥們…我明明以為自己來到的是離你們最近的地方。

但是薩拉祖安‧奎拉斯會長以及廷‧凱格拉斯副會長對他們這個剛進入冒險世界沒多久的妹妹所有的愛還有心疼,卻讓裝備素質差又沒什麼歷練就能進到這個世界上數一數二,競爭力級強的大公會的她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公會內其他所有人疏離的對象,甚至是成了閒言閒語的眾矢之的。

這樣的壓力,讓莉莉就快要喘不過氣來。

十年前,薩拉祖安還有廷兩人比莉莉安娜‧凱格拉斯率先成年之後便離開了位在永歌森林的老家,踏上探索世界、為部落而戰的道路。

失去自出生以來感情親暱的兩個兄長,莉莉安娜每天都期盼著自己能趕快長大。每每在家鄉中收到那兩個人在外為氏族、為榮耀而戰,那些自軍方寄來的好消息或是兩人時不時寄回家鄉給她的信,都讓莉莉想追隨兄長們的腳步、成為他們站在前線的一份子的願望更是在心中深根柢固。

如今坐在酒吧角落裡落單的莉莉,明明已經如願以償來到了哥哥們的身邊,但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不單只是因為了解自己不被這裡的人所接受之外,還有就是對於眼前台上強大的薩拉祖安和廷的陌生和疏離感…

如果有血濃於一切這種事的話────

突然一瞬間,像是從混濁深淵中突然覺醒的野獸一般,頓悟的莉莉猛然睜開眼睛,抬頭挺胸起來坐正凝望著遠方的薩拉祖恩還有廷。

若有所思、悲傷、苦楚、不安…最後是,堅毅。

莉莉安娜下定了決心,她要靠自己的雙手爬到離台上耀眼的兩個人最近的地方。

加入對話

返回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