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賢隕落》

玩家創作
——————————
本就缺乏生氣的東瘟疫之地,在雨中顯得更加死寂。這是在下雨還是下血?頑強的生者不會在意

,天災軍團更不會。雨聲將武器相撞的聲音一陣陣地阻隔,只有間歇的聲音傳來,每次都比之前更加

稀疏微弱。一群食腐鳥當然意識到這代表著什麽,一起冒雨振翅飛向那盛宴之地。
一滴汗珠從額上流下,淌過這女人帶著堅毅表情但是不失俊俏的面龐,汗滴從頜邊滴到地上,與

眾多雨滴一樣,融于血污之中。一群食腐鳥在天上盤旋等待著,而德米緹亞並沒有注意這一點,她只

知道,她現在孤身一人了,她的法力耗盡了,而他們正猙笑著縮小著包圍圈。
那種感覺……又一次……襲來……
她的目光突然變得無神——每次如此,可山坡后的那個身影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點……
她這次倒是希望能看到自己的未來——至少能證明她還會有未來……
可那……是……過去?
——————————
——————————
“你們會消滅亡靈天災嗎?”還略顯稚嫩的德米緹亞問道,“會拯救這片這在……死去的土地嗎

?”
“當然,小姐!加入我們,你的才能將會得到展示,我們定能驅逐天災!”那名靠前的士兵說著

,驕傲地指了指自己血紅的徽記,“別忘了,我們是,血色十字軍!”
士兵的自信讓她覺得自己可以相信他們,目光中略帶著欣喜地望著面前這名士兵的臉龐。然而,

就在那一瞬間——大概是第一次預見未來——那種感覺襲來,目光一瞬間呆滯。
埃裡克下士,這個名字突然出現在她腦海,她沒來由地意識到這是面前這名剛來溪郡不到十分鐘

的血色十字軍徵兵官的名字。接著她看到,那閃閃發光的血紅的徽記變得暗淡無光,而向上,竟然是

埃裡克已經扭曲變形的臉……不只是埃裡克,是整個教堂,不,整個血色領區,整個血色十字軍都變

成了…………
“下士,這名女孩……有點奇怪。”與埃裡克一起來的那名血色十字軍說。
“羅伊特,我……不清楚……這不像是亡靈或者變異的跡象……”埃裡克仔細地看了看她,“她

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麽吧。嗯,小姐,你還好嗎?”
德米緹亞從幻象中醒來,看到面前的埃裡克下士還是個面容透出關切的戰士,頓時輕鬆了一些。

“希望這只是可怕的幻覺……”她想道。然後說:“埃裡克,給我時間收拾一下,我會去加入你們。


羅伊特和埃裡克為成功地招募了第一名新兵而感到高興,囑咐她他們只會呆幾小時。接著就走向

下一座小屋。埃裡克低聲自言自語:“奇怪,她怎麼會知道我名字?”
看著兩名血色十字軍遠去,德米緹亞歎了聲氣:“希望那真的只是幻覺……”
===================
德米緹亞回過神來,“可惡,剛剛又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她想道。在這危急關頭,回憶過去可

不是好兆頭。現在她感到筋疲力竭,法力耗盡,汗與雨水又不停流下。她甚至連發聲的力氣也沒有,

只得默念:“聖光在上……虔誠的德米緹……”而那種感覺又一次襲來,她又不得不分散注意力,“

聖光啊,別在……這種時候……”
而遠處山坡上那個身影,正緩緩地抽出一支箭……
——————————
——————————
德米緹亞正在自己的房間里祈禱——由於她的預見能力——即“來世的感覺”和對聖光的虔誠,

她早已是血色十字軍的聖賢。木門伴隨著嘎吱的聲音被輕輕打開,“進來吧,瑪爾蘭。”德米緹亞說


瑪爾蘭走進屋來:“德米,你還在為那個幻象不安嗎?也許,那只是個噩夢罷了!”“謝謝,瑪

爾蘭,我是在為整個隊伍祈求安全。”德米緹亞說,不過沒有起身。瑪爾蘭走向她,拍了拍德米緹亞

的肩膀:“聖光偏愛的牧師妹妹,誰能阻擋得了你們呀!”“聖光的確比較……眷顧我,但……,你

放心吧,姐姐,我不會有事的的!”德米緹亞轉身望向瑪爾蘭,露出一個微笑。“嗯,那樣最好不過

了。別總是想那幻象了!等你完成任務回來,阿比迪斯姐姐說會給你一個驚喜喔!”“別鬧了,姐姐

。”德米緹亞眉頭微微一皺,“大家都這麼繁忙,唯有我天天靜靜地為你們預測將來可能的災禍。你

也去忙吧,我們問題的!”
瑪爾蘭又拍拍德米緹亞——也許如果沒有自己身上厚重的審判鎧甲她會想抱抱德米緹亞,因為她

也有那麼一絲不安——爲了那個德米緹亞一直擔心而且只告訴過幾個人的幻象,但她忍住了,走到門

口:“安心啦!”走了出去。
德米緹亞獨自一人走向窗邊,阿比迪斯姐姐正為她挑選最好的護衛。她覺得自己很幸福——至少

在血色十字軍中她還擁有親姐妹一般的好友。畢竟,她已經沒有親人了——她的溪郡已經被毀滅,她

的父母與朋友們……
她回過神來,阿比迪斯已經挑出了數名精!的士兵,德米緹亞真希望自己不會需要他們盡自己的

職責,可那個場景,那個很早就出現過的景象一直揮之不去——她會死在一次不得不離開提爾之手的

任務的路上。但是她怎能質疑大十字軍的命令呢?信使說因為他們因為被攻擊而遲到了,至少他們脫

險了,她會有多幸運呢?“希望別是這次。”她歎了聲氣,回去繼續自己的禱告。
========================
她又一次回過神來。“別……別再來了!我必須……”她看見他們已經準備好進攻這虛弱無助的

獵物了,“聖光在上,請灑下您的光輝!正義的伸張需要……”不幸地,同樣的感覺襲來,她又一次

無奈地陷入過去。
而遠處,箭已搭弓,弓已拉滿,只待……
——————————
——————————
“中尉,我總覺得我們被監視著……”一名士兵說道,“還有,這該死的天氣!讓我……心亂!


“別胡思亂想!握緊武器,盯好周圍,護住戰友的後背!”中尉吼道,“我們是,驅除天災與邪

惡的血色十字軍!”
德米緹亞走在陣型中央,但她也很清楚士兵的不安是對的,因為她也感覺到什麽東西——但不是

天災……她不打算說出來削減士氣,只好說:“我們可以信任信使,命令不會有問題的。我們的行蹤

和路線絕對保密,但是,也要……小心。”她很謹慎地想不透露自己的不安,她真的很希望雨聲能蓋

住她的一絲顫音。
前面是一片曾經蒼翠但是如今只有枯樹的森林,枯樹使得森林顯得毫無生氣。“這會是個伏擊的

好地方。”她不禁擔心地想道,“但是,信使,大十字軍的命令,不會錯……”
中尉利落地解決了一頭亂竄的瘟疫犬,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都希望它就是不安的源頭。隊伍繼續

前進,逐漸地走到了深處。食腐鳥的聲音與雨聲也蓋不住這裡的死寂與惡臭,她們不禁緊張起來。德

米緹亞更加不安:“別是這裡……別是這裡……”但是為時已晚——只聽見中尉的一聲大喊“小心!

遇敵!”德米緹亞發現兩側已經湧出了許多……部落?很多獸人,食人妖,亡靈與牛一樣的生物揮舞

著武器衝向她們!在德米緹亞一怔的瞬間,中尉和士兵們已經列好陣勢:“保護聖賢德米緹亞女士!


+++++++++++++
“以暗影之名,施汝苦痛!”
“西側倒下,西側倒下!”
“東南!弓手!呃啊啊……”
“緊縮陣型!”
“Lok'Tar Ogar!”
++++++++++++++
“神聖之光,請賜予我力量,換回那名勇者的靈魂!”
“感謝聖光……爲了聖光!”
“中尉倒下了!”
“小心東側!”
“南側!法師!”
“哞!哞!”
++++++++++++++
“聖光啊,回應我的呼喚,治愈他的傷痛,驅除他身上的污濁!”
“好多了……小心背後!”
“我……撐不住了!”
“他們太多了!”
“喀嚓!”
+++++++++++++
最後一名護衛最後一次絕望地舉起盾牌,想格擋巨斧的攻擊。一陣微風拂過德米緹亞與護衛,似乎也想幫護衛撐住盾牌,可破損不堪的盾碎了,風散了,護衛倒下了。而現在,只剩下德米緹亞,筋疲力竭,法力耗盡,陷入包圍。
而小山坡后,一個身影從陰影走緩緩走出,拿下長弓,鎖定目標。雨滴滑過箭頭,變得烏黑。
===================
“聖光在上!德米緹亞需要您的光輝!請拯救所有勇士消滅一切不潔!德米緹亞愿為此付出……

一切!”
“回應我的呼喚啊!聖光!你在哪?請施與我您的力量……聖光!聖光?”
一絲笑容出現在山坡上那身影腐爛的臉上。“孤注一擲?祈求聖光?”他瞄準了目標,“休想!


“嗖!”
當她即將完成絕望的禱告并聽到了弓弦的震動聲時,卻又無可奈何地陷入了過去的幻象……
——————————
——————————
東瘟疫之地下著血雨,一群食腐鳥盤旋在空中,等待著。一個紅色的身影被團團包圍……等等,

那是她自己?!一滴汗水從“她自己”的額上流下,她的雙目充滿了恨意與憤怒,但一瞬間變得無神

……
她仿佛是在天空中隨意觀察——和以往一樣。這次她看到,隱蔽在山坡后的一名亡靈走了出來,

拿弓,搭箭,拉弓,射出……
“不!!”她明知這是徒勞的,但還是喊了出來——只不過是在心裡。
“納薩諾斯·凋零者。又一次,她知道了這名亡靈的名字。她還看見了更多——看到了與剛才同

樣的動作,但箭飛向的是……紅衣信使?!她看見他派部落假扮信使送出了……假命令……。她早該

懷疑信使的遲到的……但是太晚了。
可是,等等,她爲什麽會看到幾乎是同一時刻的自己?她現在在哪?她感到茫然。自己正以靈魂

存在?也許,這也是過去……?那她的現在會是……
她第一次強迫自己集中精神以試圖回到現實……
她做到了。
=================
=================
她無神了一陣的雙目恢復了光彩,只見一支長箭準確地插入胸口。她顧不上痛苦,躺倒的她只能

側頭看見食腐鳥們正享用盛宴,“溪郡……姐姐……聖光……”。她緩緩壁上了雙眼,在全身的寒冷

與心臟的麻木感和痛苦的交織中,等待溫暖的黑暗的降臨。
抱歉 排版出了點問題。。0.0

加入對話

返回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