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

在令人生畏的葛雷邁恩之牆背後,有一個可怕詛咒已在吉爾尼斯這個孤立的人類國度中蔓延,將忠誠的平民變成令人惡夢連連的野獸,也就是所謂的狼人。長期以來,人們不斷爭辯著這個詛咒的起源,但直到最近才有驚人的事實揭露出來。

遠古時期,夜精靈與惡魔薩特在卡林多發動了一場血腥戰爭,在這期間有一群德魯伊使用了一種強大卻難以控制的變身型態,能將上古狼靈戈德林的狂怒具體展現出來。這些狼群德魯伊接受萊拉爾‧牙火的指導,試圖去壓制變形後體內那股難以控制的狂怒。為此,他們心甘情願臣服於伊露恩鐮刀的能量下,而這把鐮刀是用戈德林尖牙與伊露恩法杖打造而成的奧秘神器。

然而,這把神器並沒有平息德魯伊的狂怒,反而將萊拉爾還有他的追隨者變成了狼人 - 被原始本能控制的半人半獸。萊拉爾的德魯伊們被狂烈的怒氣矇蔽了理智,在與薩特的對戰中不分敵友地展開攻擊。夜精靈遭到這些不受控制的野獸的攻擊,感染惡毒的詛咒後也變成了狼人。為了遏止詛咒的蔓延,大德魯伊瑪法里恩‧怒風只好悲痛地將狼人放逐至翡翠夢境裡的一個亞次元空間,讓他們平靜、永久地沉睡在那。

幾千年來不見狼人的任何威脅,直到大法師阿魯高試圖想將這些沉睡的野獸從翡翠夢境中喚醒。受到吉恩‧葛雷邁恩國王的召喚,這些狼人受命對抗入侵吉爾尼斯王國的天譴軍團。然而這些野獸的詛咒旋即擴散至銀松森林的人類族群,感染了駐紮在葛雷邁恩之牆另一邊的吉爾尼斯士兵。沒多久,這詛咒就蔓延過傳說中的高牆,逐步吞噬掉吉爾尼斯居民的人性。當奇怪的襲擊或人口消失的事件頻傳時,吉爾尼斯城上上下下早已人心惶惶。

不久前,詛咒成功地被遏制住,並未繼續蔓延下去,但這勝利最後證明只是曇花一現。吉爾尼斯正從內戰的耗損中恢復的同時,詛咒卻以更加猛烈的方式捲土重來。除了狼人的威脅以外,被遺忘者還趁勢破門攻城,企圖征服吉爾尼斯。但許多居民所不知的是,一場人性與獸性間的鬥爭也如火如荼地在狼人族內展開來。在整個王國都失去人性之前,這些受詛咒的吉爾尼斯人是否能夠重新取得平衡,仍是未知數。

家園與起始地點:吉爾尼斯城

多年來,吉爾尼斯王國孤立於巨大的葛雷邁恩之牆後方。因為這個王國未受到外界影響,因此居民憑藉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和韌性,在這個世界創造屬於自己的命運。但最近發生的一連串大事已徹底撼動吉爾尼斯。雖然這個王國奮力從過去的內戰中回復,但一場毀滅性的狼人詛咒蔓延了整個吉爾尼斯,許多居民都變成兇猛的野獸。

最近這些野蠻狼人突然襲擊王國的堅固首都吉爾尼斯城。未感染的居民紛紛拿起武器捍衛家園,在城市蜿蜒的鵝卵石街道與狹窄巷弄中與狼人搏鬥。然而,狼人的威脅並沒有減緩的跡象,讓人更加憂慮吉爾尼斯是否已到最後存亡時刻。

種族坐騎:野性奔跑
狂野的狼人可以激發獸性、長途狂奔。狼人四肢並用,奔跑速度可媲美快馬、夜刃豹及機械陸行鳥。這種移動方式似乎滿足了狼人內心深處的原始渴望。艾澤拉斯的其他種族則都依賴坐騎移動,相較之下,狼人倒是相當享受他們的移動方式。
領導者:吉恩‧葛雷邁恩國王
吉恩‧葛雷邁恩國王一再被迫作出艱難的決定,以維持吉爾尼斯的安樂和自主性。第二次獸人戰爭後,他下令建造看似堅不可摧的葛雷邁恩之牆,以保護人民免於遭受外界的威脅,有效讓王國與世隔絕,避免任何零星衝突。這道高牆多年來如預期般發揮功用,但是當狼人詛咒蔓延滲入吉爾尼斯時,這個巨大的屏障卻宛如監獄的大門,而非避難所。如今,銀松森林附近的遺忘者和狼人詛咒正準備摧毀吉恩和祖先辛苦建立的一切,吉爾尼斯的驕傲國王必須盡所能拯救他的王國。不過,吉恩對於嚴峻形勢感到十分憤怒,而他眼前最艱鉅的考驗,就是控制自己的狂怒,以免自己反被其所噬。
狼人的種族優勢
野性奔跑

四肢著地,以跑得跟野生動物一樣快。能夠奔跑,誰還需要坐騎?

變異

所有狼人受到的詛咒與疾病持續時間稍微縮短。

暗月疾奔

現出原形,使得提高當前移動速度。

兩種形態

狼人可以自由切換為人類或狼人的原形。

美術作品
檢視所有 美術作品
遊戲截圖
檢視所有 遊戲截圖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