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1 / 10
短篇故事作者:

Matthew Maxwell

刺蛇的舌頭輕柔而滑溜地劃過她的手。無數條肌肉纖維依序收縮振顫,和諧一致。就像蟲群一樣,羅耶博士這樣想。無數生物統合在單一的意志之下,成為單一的有機體

那舌頭的尖端裹住輕輕夾在她蒼白手指間的肉塊上。

「別動,」她語氣平靜,掌握著局面。

刺蛇扯了扯舌頭,就像剛上鉤的魚那樣。

刺蛇臉頰兩側的呼吸口發出呼嚕聲。牠舌頭又扯肉塊了一次。

觀察臺裡的不耐已到了極限。那群科學家和官員各個心不在焉,腦子裡盡是和眼前景象毫不相關的事情。他們並沒有對羅耶博士和一隻怪物之間的拔河遊戲萌生敬畏之心,而是準備稍後提出的抱怨清單。

「刺蛇,」她唸誦著,「根據我們從神族手上取得的記錄,是蟲族主宰使怠惰蟲強制演化的產物。怠惰蟲是一種溫馴如家畜的生物,與演化後的恐怖模樣截然不同。」在科學家和政府官員之間進行這樣的討論是安全的。群眾只需要畏懼一切與異星生物有關的事物,並上報自治聯盟的有關機構。

「別動。」她發出命令。

羅耶盯著那生物的紅色眼睛,態度堅決。刺蛇的體型巨大,幾乎是羅耶身高的兩倍。她只憑自己的聲音來維持控制,甚至連訓練最初所需的幽能項圈都沒使用。

為了提振聽眾逐漸流失的興趣,她將語調添了些緊張感,繼續說道:「刺蛇的前肢擁有鋒銳的鐮刀,並受到層層甲殼保護,近距離作戰時不可小覷。」

「退後,」她從腹腔發聲,下達命令。

刺蛇鬆開舌頭、收了回去,並將身體的重心往後挪。刺蛇是最能代表蟲族力量的象徵,就算從未親眼見過的人也熟知且畏懼這種生物──但很顯然地,並不包括這群連一秒都待不下去的觀眾。

「刺蛇在遠程也是巨大的威脅。」她繼續說。「牠能夠以驚人的速度發射生體脊刺,從半公里外射穿新型鋼鐵板。」實際上,非戰鬥人員沒人會想離刺蛇那麼近,更別說近到觸手可及的距離。

她的目光再次從群眾轉移到那生物身上。「別動。」

她露出微笑,結束了課程,只用聲音和意念讓那生物停止動作。「只有受過訓練的士兵才可以接近刺蛇,而且最好有重型機甲支援。」

說完,她轉身對那生物露出微笑。

「好乖。丹尼斯,你好乖。可以吃了。」

她不喜歡對牠太嚴格,只是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就算已經被馴服,牠巨大的體型和體重依然相當危險。

丹尼斯輕柔地啣起肉塊,牙齒微微掠過她的皮膚,提醒了她這些利牙依舊存在。

不久之後,丹尼斯在展示廳中央的一張巨大鋼桌上放鬆地伏下,一動也不動。最近,自治聯盟的興趣已經從控制蟲族,轉移到直接壓制或摧毀殘餘的蟲巢。眼前稀疏的出席人數正代表著無論剛才的展示多麼出色,她的研究都已經沒有價值了。

「如同大家所見,這隻成年刺蛇不需藥物就能完全保持平靜,也因此不必持續供藥和進行精確的劑量控制。」

刺蛇靜靜地讓機械臂掀開牠頭上的金屬板。一具攝影探測器像蜘蛛般垂下,焦距對準連接埠的位置。「畫面影像裡的有機結構,是從實驗體的腦組織培養出的第三腦葉。」

回應她的只有一聲乾咳。有人點起一支雪茄。

「這個腦葉有雙重的功用──」

「這個...腦葉,」黑暗的觀眾席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需要剖開每一隻蟲族才能植入嗎?」

她看見一張被遠端操作台的藍光往上照亮的臉,一張鬆弛、蒼老,養尊處優而且貫於予取予求的國字臉。他的菸頭在昏暗中燃起橘紅的火光。

「抱歉,你剛才的問題是?」羅耶皺起眉頭,表情混雜了憤怒和驚愕。

「妳需要把每一隻妳想控制的混帳玩意都麻醉起來嗎?那樣的話,我就是在浪費大帝的時間。」

「那...那是不可能的。」她說。「外頭有數不清的蟲族...」

「那這是怎麼實現的?」他沒有半點生氣的跡象,好似她的研究連惹他生氣的資格都沒有。

上一頁 下一頁
1 / 10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