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爭霸®II》

《星海爭霸II》新手? 免費試玩
《星海爭霸II》新網站尚未提供您想瀏覽的網頁。建議您前往下面的原始網站!
短篇故事作者:

Danny McAleese

「你聽到了嗎?牠們已經越過牆壁了。」

狂風呼嘯下,金屬撞擊聲幾乎難以聽見,但又確實存在。圍在桌邊的四個男人又互相靠攏了些,並非恐懼,而是為了取暖。

「你也這麼想嗎?」普斯考特毫不掩飾心中的恐懼,「我是說,牆壁很厚,我不認為…」

「閉嘴,」加里克一邊咕噥,一邊翻下一張牌,「他只是在嚇你。」

加里克抬頭向對面的夥伴投以會心的一眼,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道:「也許不是喔?」

查恩這時發現大家都在作弄普斯考特,而且樂此不疲。光是看到普斯考特臉上失去血色的模樣,就是這六天中最有趣的事,甚至比打牌還好玩多了。

「如果牠們真的穿越牆壁,我們就完蛋了。」科爾特用一副就事論事的口氣,刻意發出認命的嘆息,「牠們會咬斷電線,讓我們在這小地方活活冷死。」

「不可能,」加里克邊說邊抽牌,「牠們會在我們凍死前逮到我們,我們可是二十公里內溫度最高的物體,那些蟲子會一路往這裡咬過來,後面的事你想得到。」

在陸戰老兵的滿口渾話中,只有寒風刺骨這件事是真實的。火爐在六個小時前終於熄滅,雖然他們在碉堡裡找到不少物資,但就是沒有燃料。地上的地熱導管是他們僅剩的熱源,不過也只是杯水車薪。

「牠們不可能進來,」普斯考特分析說,「幽靈特務看見牠們會馬上匯報,到時我們早就離開這裡了。」

第二輪牌已經發完,科爾特拿回籌碼:六個大墊圈、十個小墊圈、幾個有缺口的骨牌。昨天他們打牌還能賭食物和音波淋浴,如今他們前途渺茫。查恩心想,可惜骨牌不夠多,不然大家都想換個遊戲玩玩。

「聲音或許是他發出來的,」普斯考特企圖保持樂觀,「也許他已經準備要呼叫轟炸了。」

「也或許他死了。」科爾特反駁,讓年輕的陸戰隊員馬上閉嘴。隨後又是一陣令人不適的沉默,老兵說出了眾人難以開口的想法。

「我…我認為…」

「沒人在意你想什麼,」加里克打斷他,「撤退命令不會下達。如果特殊作戰部隊早就離開了,我們只能自力救濟。根本沒人知道我們在這。」

查恩心想,這也許是真的。他們收到的命令很直接:他們必須在廢棄的建築單位裡待命,等到蟲族出現後,隨團的幽靈特務會以戰術核彈進行轟炸,再用無線電通知撤退。

簡單來說,他們是誘餌

查恩並不喜歡這項工作,但這是他的第一份空投任務。除非別無選擇,不然他不願頂撞上司或違反命令。

幽靈特務才是問題所在,他已經跟大家失聯26個小時了,而且,老天在上,任務至今為止沒人見過他。對查恩來說,幽靈特務只是破舊通訊器另一端的聲音,現在又詭異地失去聯繫。

再說,只有幽靈特務手上才有撤退傳送碼,這點無疑雪上加霜。

「再聯絡看看,」查恩要加里克再試一次,「每個頻率都試試看。」

「你以為我沒試過嗎?」加里克輕蔑地看著查恩,「什麼鬼聲音都沒有。」

「那我們就去找他,查明問題。」查恩簡潔地回了一句。

科爾特和加里克兩人無言對看一眼。查恩清楚並尊敬這兩人的經歷。他們去過的地方和執行的任務都讓查恩心生嚮往,希望有朝一日也可以有相同的體驗。而這也是他應徵入伍的原因。

眾人之間的沉默持續許久。

「我們其中一個去看看狀況。」科爾特打破沉默,猶如自己是四人中的領導。但事實上,自從下士失蹤之後,他們之間就無人做主。

「一個人?」普斯考特還搞不清楚狀況。

加里克點頭表示認同:「菜鳥說得沒錯,是該行動了。」

「誰…」

「打牌決定。」加里克開始整理牌堆。

這個區域並不大,但也不小。幽靈特務藏匿在南方高塔,負責監視地平線上的情勢。要到達南方高塔只能穿越中庭,中庭既黑又廣,外頭寒風刺骨,大家都心知肚明。

查恩看著大個子洗牌,他們上週靠著這副破舊的撲克牌打發時間。那雙大手靈敏地發牌,手指背面佈滿疤痕。

陸戰老兵開口:「輸家出門,不能退出。一局決定,沒有『三戰兩勝』。回來之後,我們再想對策。有問題嗎?」

大家點頭,普斯考特是最後點頭的人。後面也沒有談論的必要,查恩等大家拿起牌後,才拿起自己的牌。

兩張皇后,好牌,超級好牌。

「要三張牌。」查恩邊說邊把其他牌蓋在桌面上。除了普斯考特,大家也丟出三張牌。普斯考特遲疑了一陣子,最後叫了一張牌。

「你只要一張就好?」加里克開口,普斯考特點頭回應,活像在低頭道歉。

加里克肩頭一聳,接著發牌,大家也接著拿起自己的牌。

「你先。」科爾特直瞪查恩,然後偏過頭去吐了口痰。

查恩默默掀出手上的三張皇后。加里克吹了吹口哨。

「菜鳥運氣真好,看來不用去了。」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