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爭霸®II》

《星海爭霸II》新手? 免費試玩
《星海爭霸II》新網站尚未提供您想瀏覽的網頁。建議您前往下面的原始網站!
短篇故事作者:

Matt Burns

嗶。

嗶。

嗶──

和往常一樣,港口苦工渾身冷汗地驚醒。植入他手腕的發報器以五秒一次的頻率發著尖銳的警報。他的老闆伊凡正召喚著他。新的貨物到了。

本能主宰了苦工的身體,向他全身上下的器官發號施令。一對腎上腺將天然的興奮劑注入他的血管。他的肺葉鼓脹,心跳加速,充滿氧氣的鮮血在他的肌肉組織中流竄,他的甦醒儀式也同時展開。

苦工翻身跳下他充當睡鋪的霉臭駕駛座,將身體塞進一套骯髒不堪的連身服,裡面襯有新型鋼絲織成的防砍劈薄層。黯淡的光線在頭頂上閃爍,映照出這名苦工的住所:一個破舊的星系穿梭機駕駛艙。他在散落一地的電子零件中翻找著,想找個緊急存糧包出來,可惜徒勞無功。

他很想立刻離開、聽從伊凡的命令,但他的儀式還沒有結束。他快跑到星系穿梭機那銹穿了的控制面板前,將手伸進面板上的一個開口,從裡面拿出一只連接在橡皮繩上的黃金飛翼徽章。苦工將橡皮繩套過頭頂,讓那塊金屬貼著他的胸口,冰冷、堅硬而令人安心的感覺傳遞開來。

他緩緩說出自己的名字:「維克。」當日常生活織成了一連串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經驗,有時你很容易忘記自己是誰。「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維克。」

名為維克的港口苦工衝出他的星系穿梭機, 用一組電磁鎖封上了身後的機門。他給自己一點時間來適應環境,讓感官感受這新的一天。灰濃的瘴氣在頭頂瀰漫,遮蔽了肉眼可見的每一吋天空。黯淡的日光攀爬在扭曲的船殼與鐵架上,也映照著其他構成了亡人港幹道的無用垃圾。好個甜美的家。

這座垃圾城裡發出忙碌的聲響,昆蟲般的嗡鳴為這持續腐朽的地方營造出生氣勃發的假象。某處,走私者將上百公斤混了工業用溶劑的毒品裝進貨櫃裡,準備送往圖拉克斯二號星上的紈褲子弟手裡。某處,以為自己買了通往樂園船票的難民走下他們的交通工具,卻步入奴隸販子敞開的臂彎。

這就是亡人港平凡的一天。

其他苦工急忙開始一天的活動,為犯罪頭子搬運物資,為賭場與妓院做各色工作,或是從星際港偷取貨物。他們汙穢的皮膚和骯髒的衣服就是讓他們融入身旁鐵灰色環境的天然偽裝。人們用很多種名詞來稱呼維克這類人:流浪漢、寄生蟲、吸血蛭。他並不反駁。畢竟在一座緊緊嵌扣在人性最底層的城市裡遭到厭惡和遺棄,他們為了生存,寧可擁抱自己的獸性。

我是維克,我和他們不一樣...

他在灰篷篷的街道中迂迴,踏著謹慎的步伐,兩眼盡量平視前方。他冒險瞥視身旁經過的人,注意到他們皮膚底下隱隱升竄的血色,這種不自覺的生理反應可以作為一種攻擊警告。他跨過一具爬滿了紅眼老鼠的屍體,看起來似乎死好幾天了。這些暗巷裡的死者從來就無人入土。

過不多久,一座矗立在亡人港的邊緣、由瓦斯精煉廠所改建的工廠就映入了眼簾,那正是伊凡的機械解體廠。這名苦工快步向前,正慶幸自己能毫髮無傷通過亡人港的混亂人群的時候,有個人從角落伸出手抓住他的領子。

他握緊拳頭做好保護自己的準備,直到自己看清了攻擊他的人:那是另一名苦工。就像維克和其他同類人一樣,這名攻擊者穿著破爛的衣服,剃光了的腦袋上有著剛被昆蟲叮咬的痕印。他看起來十分危險,卻同時也是維克唯一的朋友。

「又遲到了。會害到我的,你知道吧。」瑟吉鬆開手說。

「去你的。」維克看著對方、臉露微笑的回答著。

瑟吉的塊頭很大。他本來可以去當犯罪頭子的打手,

但他有一顆亡人港中十分短缺的聰明腦袋。這兩名苦工在街頭相識,並結合了彼此的工程學愛好,靠維修工作和販賣貨物來存錢買票離開亡人港。他們約定要用自己的方式來離開這個地方,而不是和其他苦工一樣淪落成兩條腿的野獸。接著,伊凡聽說了他們的本領並「雇用」了他們,將發報器植入他們的手臂。這雇約由不得他們作主。維克和瑟吉經常想到逃走的事,但沒有錢,他們哪裡也去不了。

「讓我看看它們。」瑟吉指著維克的胸口。

「你今天想戴嗎?」

維克掏出那只飛翼徽章時這樣問。這是瑟吉從暗巷裡的一具屍體上搜出來的。這些年來,這只徽章是唯一能讓他們對未來繼續懷抱希望的東西。然而,維克不再像過去那麼樂觀了。每次這兩名苦工積攢起些許資金,就會有苦工幫派跑來洗劫他們,不然就是沒飯吃了而不得不拿出積蓄。總是有問題發生。港口的生活總是能找到方法把你打回原形。它會耗去你的精力,磨去你的夢想。

「不了,你留著吧。你今天早上說了沒?」

「當然。你呢?」

「是我教你那些話的,渾球。」瑟吉推了維克的肩膀一把。「對了,」這壯碩的苦工邊說邊扔了個緊急存糧包給自己的朋友。「整條街都聽得見你的肚子叫。」

維克有點不好意思地聳聳肩,然後感激地點了頭。「這不是你最後一包吧?」

「吃吧。」這就是瑟吉唯一的答案。維克知道自己沒必要爭辯,一向不管用的。

在他吞嚥那膠狀的綜合營養品時,他注意到好友的一雙黑眼圈。瑟吉的樣子一天比一天憔悴,維克不知道有多少是為了照顧他的緣故。維克從來沒有家人,所有苦工都沒有;但如果這地方有所謂「哥哥」的概念,瑟吉肯定就是他的大哥了。

「走吧。」瑟吉走向解體場敞開的防護門。「有好東西來了。」

維克滿腦子想著今天又能沉浸在什麼樣的科技裡。伊凡的手下是劫船高手,專門打劫獨自走私違禁品的運輸船。他們帶回來的大多是醫療物資或食物,但偶而也會搜刮到稀有的科技,讓維克有機會在老闆將東西賣給最高出價者之前分析那些技術。那是最快樂的時光。

「怎麼樣?是什麼東西?。」維克催促著。

瑟吉突地轉過身。在他眼裡隱藏著一種...厭惡...不安...和恐懼。

維克的本能嘶喊著。快跑。

「是蟲族。」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