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1 / 10
短篇故事作者:

Matt Burns

一架觀察者匿蹤飄過夏庫拉斯靜默的夜空。在這顆行星上,日夜都有許多自動無人機在巡邏維安,這架觀察者便是其中之一。這架無人機特別沿著監察路線飛行,巡視首都塔勒麥卓城核心地帶的一小塊區段。

這座城市向四面八方延伸,連綿好幾公里。那是以金屬與石頭形成的廣袤區域,宛若一大片爬蟲類的粗皮。上千座尖塔拔地而起。城內佈滿了散發光芒的照明水晶,而彌漫的煙霧折射著那些光芒。在這個夜晚時分,一切靜謐無比。塔勒麥卓內大多數的艾爾神族以及尼拉辛姆居民均已入睡。這架觀察者唯一偵測到的移動物體,就是哨衛機以及城市其他角落的維安無人機。

觀察者的球狀感測器矩陣不停旋轉,猶如巨大的昆蟲眼睛,將所有細微影像盡收眼底。這架無人機判定此時景象稀鬆平常。觀察者主要用來保護塔勒麥卓居民不受威脅,也用來阻止他們自相殘殺。

觀察者既不瞭解尼拉辛姆及艾爾神族之間的微妙關係,也不明白雙方的緊張關係為何最近會造成群情激憤。這架無人機只有一項要務在身:協助達蘭聯合政府控管局勢。

觀察者並未感應到任何異狀,於是環繞飛回,重返預設路線。就在此時此刻,觀察者偵測到異常狀況。達蘭政府的中樞城塞內部發生變故。明明城塞的警報器沒有啟動,城塞內的哨衛機卻全數斷線。

觀察者啟動重力場推進器,飛往城塞進行調查。城內多處已陷入霧海之中,只見金字塔形狀的城塞在濃霧中昂然矗立,閃閃發光的合金牆面上,綴有錯綜複雜的幾何圖樣。這座城塞建於巨碟之上,巨碟通常會在白晝離地,整座城塞會飄在空中。到了夜晚時分,巨碟便會就降落到地面。靠近城塞頂端的一扇高窗掛有長幅旗幟,旗上用閃耀金線繡著達蘭政府的圖徽:四個交疊的圓圈。

觀察者停止前進,就在距離高窗幾尺處盤旋著。這架無人機呼叫派駐在城塞內的哨衛機,可是它們卻沒有回應。

高窗內側,有人正在移動,而且此人還以匿蹤力場遮蔽全身。觀察者的感測器看透力場,判定對方為尼拉辛姆族男性。他擁有綠色眼睛,而非艾爾神族的藍色眼睛。他後腦延伸而出的神經索已經被截斷,一如尼拉辛姆的習俗。然而觀察者無法辨別這位不明人士的確切身分。他戴著蟲族刺蛇顱骨刻成的面具,隱藏著自己的真面目。

此人先以腕部臂鎧發動空間之刃,然後朝著高窗一角揮刀,斬斷達蘭政府的旗幟。旗幟從城塞上飄落,旗身彎曲墜下,最後被城內的霧海所淹沒。

對方從高窗展開一面全新長旗。這是一面邊緣破爛的綠色旗幟,二十七顆紫色水晶沿著旗身排列縫合。

這位尼拉辛姆男性凝視天空,眼中散發微微綠光,視線落在匿蹤的觀察者上方。這位不明人士應該看不見觀察者,除非他有在城塞內架設自己的監視裝置。也許他確實有架設裝置,因為觀察者偵測到城塞內有複數能量來源,可是無法確認這些能源的用途。

察覺自身匿蹤已被識破,觀察者開始轉向,試圖飛離窗邊,但為時已晚。那位尼拉辛姆向窗外揮擊空間之刃,砍穿觀察者的金屬機殼。

這架單獨行動的觀察者遭人擊毀,墜落時散出數道白煙,消失在下方的濃霧中。

* * *

運輸平臺開始加速,芙菈森長杖倚地,閉上雙眼。她離開塔勒麥卓低層區域,上升至城內的頂層區域。

回憶再度湧上心頭。她看著立體投影紀錄,一艘尼拉辛姆運輸艦與一隊艾爾神族鳳凰戰機在夏庫拉斯上方的軌道相撞。雙方防護罩瞬間破裂,金屬機殼撞得支離破碎,艦上人員屍塊飛散。事故發生當下傳出許多幽能哀號,最後現場變得一片死寂。運輸艦上二十七位尼拉辛姆全數罹難,與永恆之夜合一安息。

這段紀錄芙菈森已看過無數次,所以每當她閉上雙眼、或是身處深夜夢境,都只會看到這般慘狀。她再次想著自己當初能否避免那場悲劇。她一直都反對尼拉辛姆加入達蘭政府聯軍的黃金艦隊,可是她是否應該更加極力攔阻,不讓族人加入艦隊?如果她當初有積極勸阻,那二十七位尼拉辛姆此時是否還在世上?

如果她當初有這麼做的話,城裡現在還會有這場事變嗎?

「還有誰知道這件事?」芙菈森睜開雙眼,向臂鎧上的幽能通訊系統發出意念。運輸平臺外狂風呼嘯,讓她身上的紫袍與面紗劇烈飄動。

「除了亞坦尼斯大主教與執行官席倫蒂絲之外,只有幾個人知道。」薩瀚透過通訊系統回答。「他們聽到這項消息時,正在太陽系別處視察黃金艦隊的演習。他們要一個小時後才能抵達夏庫拉斯。他們也同時派莫翰達與幾位狂戰士看守城塞。」薩瀚暫停了一下,補充說:「其他主教議會成員尚未收到通知。」

「連我也沒收到通知,但我並不意外。」

芙菈森瞭解亞坦尼斯為什麼沒聯絡她。她總是在主教會議直言不諱,批評亞坦尼斯的炮火也最為猛烈。每當芙菈森發言反對達蘭政府的行動,亞坦尼斯與其他艾爾神族的政府成員總對芙菈森的「尼拉辛姆叛逆傾向」表示惋惜。艾爾神族擁有集體意識,所以他們無法瞭解少數為何要駁斥多數。艾爾神族往往為了追求全族想法一致,犧牲個人基本的判斷能力。

上一頁 下一頁
1 / 10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