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爭霸®II》

《星海爭霸II》新手? 免費試玩
《星海爭霸II》新網站尚未提供您想瀏覽的網頁。建議您前往下面的原始網站!
短篇故事作者:

James M. Waugh

又是那些該死的凱莫人。他們現正身處於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刻,兩個討人厭的外星種族正在克普魯星區製造災難性的損害,凱爾莫瑞亞人同時也正積極的想要略奪自治聯盟的礦區。

是的,凱莫人就是為什麼瓦爾登‧布里格斯會在這不毛之地出現的原因,這個離克哈四號星光年之外,洛克薩拉衛星軌道上的月球殖民礦區,一個跟「現在文明」扯不上關係的地方。或許這一切沒有那麼糟,至少這是他現在行軍時所認為的,左腳、右腳、左腳、右腳,跟他一起的還有贊塔小隊中其他另外四個陸戰隊員,每人都穿著 CMC - 300 重型動力裝甲,朝著大約八英里外富藏著礦石的洞穴前進。

洛克薩拉的月球是整個銀河中最荒蕪的地方,在一片閃爍的星空下,再也找不到除了塵土和岩石以外的東西。具體一點說,應該說只有塵土、岩石和眾人虎視眈眈的豐富資源。

「喲,詹金斯,」漢德瑞克斯叫道,聲音從他頭盔中的通話機中傳了出來,「看我找到了什麼。」

「噢,又來了,」韋恩打岔道,緊接著而來的是他那似有若無的竊笑聲。

「這最好不會讓我們白忙一場」,詹金斯邊說,視線邊掃過眼前那一大片的曠野。距離眼前不遠的是一堆看似還在建蓋,正處於不同階段的精煉廠和建築物。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城市的骷髏、一片未完成的骨架、一片不知原形為何的白骨。

「別多說廢話了,小鬼們。這項任務為黃色等級,這或許真的不像我們所想的那麼單純。」其實瓦爾登在說話前就已經知道其他人會有什麼反應了。這項任務對所有人來說根本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他從一開始就非常清楚。

「哎呀,老大說這很有可能讓人驚聲尖叫。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些什麼啊?」漢德瑞克斯諷刺的說道。

「漢德瑞克斯,閉上你的嘴!」瓦爾登厲聲說道。

「別這麼嚴肅咩,老大。那些蟲子已經像隻小貓一樣安靜了好多年了,那些神族也是。至於凱爾莫瑞亞的那些混蛋嘛,在經過那麼多事情後也不需要把他們放在眼裡了。不然啊,他們也不會只派出贊塔小隊,還只給我們這些老舊的聯邦垃圾來讓我們當做武器和裝甲吧。」漢德瑞克斯接著說道。

「老舊垃圾?你也太容易滿足了吧?這對我們手上和身上的廢物還真是一種讚美。你說的好像我們的裝備『曾經』是可以用的一樣」,詹金斯補充說道,展現出了他那迷人的笑容。

「容易滿足啊?你指的是哪一方面?」韋恩一邊問,一邊奸笑著。

「我無法了解軍隊當初怎麼會讓你們這些兔崽子加入」,小隊的仲裁者布羅迪插話道。「現在,在我把它們縫起來之前,閉上你們的狗嘴乖乖聽中士的話」。布羅迪在任何一個小隊中都扮演著像是閻羅王一般的角色,他自己對此也有所體認。

「反正這些笑話也蠻冷的」,漢德瑞克斯順從的回應道。

對於布羅迪的存在,瓦爾登再高興不過了。

「那些凱爾莫瑞亞的雜種們跟蟲族比起來或許微不足道,但這不代表他們的間諜無法破壞我們的礦場,」瓦爾登說道。「此外,我們擁有上級的命令,我們就應該服從,做個盡職的陸戰隊,有人有異議嗎?」

「沒錯、沒錯,長官,」詹金斯回應道,他陰沉的眼神中閃爍著譏諷的神情。

這次的任務很簡單。五個贊塔小隊的成員必須前往拜尼恩哨站的礦穴中,確保凱爾莫瑞亞的間諜們沒有設任何核彈裝置在內部的中央處理器上。除了在動用到軍方人員這點有蹊蹺以外,任務看似再也簡單不過了。當贊塔小隊到達洞穴的入口時,白天最後一絲的陽光正逐漸流逝。陸戰隊員們的影子有如被拉長的巨人般,饑渴地在被無止盡的黑暗吞噬前,享受著陽光最後一絲的沐浴。

「不是有掃瞄器負責這種工作嗎,老大?我的意思事說,被大老遠送來這探險洞穴似乎沒什麼道理啊!」漢德瑞克斯盯著洞穴說道。

「聽著,如果那裡面真的有凱莫人的裝置,我們會把這消息傳回莫瑞亞星,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當然,我知道這一切有點不太對勁,但卻是符合邏輯的」,布羅迪堅定的說道。

「是嗎?我覺得漢德瑞克斯說的沒錯,羅迪,這一切實在是不太尋常」,詹金斯補充說道。

瓦爾登心裡知道漢德瑞克斯和詹金斯所指不無道理。對於陸戰隊來說,被指派到必須使用傳送躍傳,離星球距離光年以外的地方出任務是極為弔詭的。儘管如此,瓦爾登對自治聯盟的信任是無庸置疑的,他竭心竭力為自治聯盟效力,也百分之百相信他們的一切。當然,他知道那些暴民將阿克圖洛斯‧蒙斯克視為一個獨裁者。他也知道像是吉姆‧雷諾和他的「突擊隊」這類恐怖份子的人渣們的存在。但這些訊息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荒謬。現在正是歷史的黑暗期,恐怖籠罩著一切,任何民主自由的鬥爭都無法與現在人類所面臨的威脅來的重大。現在需要的正是像蒙斯克這種有魄力的領袖。

瓦爾登永遠無法忘記在幾年前,當他第一次聽到關於喬‧薩拉的新聞時所帶來的驚慌感。他當時正在塔桑尼斯,頭上是蔚藍的天空,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他在班尼特公園裡,坐在長板凳上閱讀著手機上的一篇文章。那是有關一個 DJ 的專欄報導,講述她如何從塔桑尼斯市西南方的貧民區中走出來,成為星球上最受歡迎的俱樂部 DJ 之一。他甚至還記得她的名字:DJ 安特茉絲芬,她在照片中的眼睛與他四目相對,一個塗著厚厚藍色睫毛膏的黑髮美女。下一秒,一個紅色的標題突然從她臉上閃過:「喬‧薩拉被未知的外星種族燒為灰燼」。他記得,拿一切在當時對他有多麼的不真實,即使他把新聞的字唸出來:「外星種族?燒為灰燼?」

然而,現實的的壓力讓他了解到了事件的真實性。他的膝蓋軟了,整個人從公園的板凳上滑了下來,無力地癱坐在冰冷的草地上。喬‧薩拉上有他認識的人,魯迪‧羅素,他從小就認識的好朋友,才剛遷移到喬‧薩拉成為那裡的衛星工程師 ─ 也被燒為灰燼了。

恐懼的氣息散播的比想像中還要來的快速,大家都害怕自己會是下波攻擊的受難者。很快的,瓦爾登的恐懼轉變為憤怒,溢滿了他全身,就像是有人把咖啡倒進他的血管一樣。多年之後,他好奇吉姆‧雷諾那個頭版紅人是否也曾有過這種憤怒。當「蟲族」和「神族」這兩個名詞象徵著恐怖的威脅時,反抗政府在此時根本就是多餘的。

所以,不管這項任務看起來多不符合常理,瓦爾登都不會去質疑它的合理性。

「詹金斯,軍隊提供薪晌不是讓你來問問題的,是讓你殺人,懂嗎?趕快前進」。瓦爾登說道,邊往前進。

「拜託,老大,我們那少的可憐的薪晌讓我一點都沒感覺到軍隊有付我錢啊」,詹金斯邊笑道,邊將裝甲衣上的胸燈打開。布羅迪從後面撞了詹金斯一下,詹金斯知道還手絕對不是明智的選擇。

影片 變形蟲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