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1 / 14
短篇故事作者:

Antony Johnston

克拉庫夫,2504

「我們哪裡也不去!快去操作那些大砲!」

布拉夫‧崔特上尉轉身離開重型武器平臺,並突然向指揮中心跑去。儘管他的聯邦陸戰隊(Confederate Marine Corps,CMC)戰鬥服極為笨重,他仍大步飛奔上樓,聽著身後傳來陣陣砲火的爆炸聲。這些陸戰隊們在過去一個小時裡看著一艘又一艘的醫療艇撤離克拉庫夫基地,滿心期待地以為自己就是下一個了。但他們必須留下。

克拉庫夫是一個秘密建在自治聯盟宙域邊緣的早期預警衛星基地,專門負責監視蟲族的侵略活動。這座基地是在第一次接觸戰爭後所建造。曾幾何時,這裡有足夠的醫療艇給每個人使用,但隨著時間過去、基地的規模與人員的擴增─布拉夫認為擴增的程度已經到了過度自滿的地步──醫療艇早已不敷使用。

雖然在第一波攻擊後「撤離所有非戰鬥人員、非必要倖存者」這個命令來自於少校,而布拉夫自己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但這讓他感到有些不快。在月亮升起前的那第一波攻勢打得他們措手不及,而這樣的事根本不應該發生。一座無法偵測到敵人即將來襲的監視站有什麼屁用?但它就是沒偵測到,而且在十分鐘內就已經有四分之一的人員喪生了。倖存者們瘋狂逃命,只留下了一艘醫療艇與數百名陸戰隊來抵禦蟲族的攻勢,直到最接近的驅逐艦級太空船到來...

指揮中心的防爆門發出嘶嘶聲響打了開來,布拉夫大步衝進。「那艘驅逐艦預計什麼時候會到?」

基地指揮官李‧崔特少校凝視著她的狀態控制臺。「六個小時。」

「六個小時!李,我們沒辦法抵擋牠們那麼久!克拉庫夫不是建造來抵禦這種攻擊的!」

大部分的指揮中心人員都已經撤離了,只留下幾個人操作戰術控制臺,如今他們每個人都在他們的控制臺上看到了相當有趣的東西。

李冷冷地看了布拉夫一眼,而他只嘆了一聲。如果有他的妻子有某件事困擾著他,那就是她從不失去冷靜,從不生氣大吼,即使是她有十足理由這麼做時也一樣。有時候他會想要讓她動搖,就只為了偶爾讓她有所反應並失去控制一下。

「那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她語氣平緩地問。「投降嗎?你想要揮舞白旗,然後希望蟲族突然轉性大發慈悲嗎?」

「反擊。我們不能呆坐在這裡等著牠們打來。」

「我剛派遣了渡鴉探察機去評估目前的局勢。等他們的報告送來後我會決定該怎麼做,不是現在。你要嘛來這裡幫我,不然就去對你的部下大吼激勵他們。」

布拉夫遲疑了一下,然後站到李的身旁。他將戰鬥服的手掌放在她帶著手套的手指上輕柔地捏了一下。「抱歉,」他輕聲地說。

她撇嘴對他微笑一下後就轉回面向控制臺。「你來看一下這些陣型...」

* * *

葛拉薩斯,2501

在月亮升到最高點前的一個小時,伊爾雅娜‧喬雷斯關閉了她的保全監視器。她在二十分鐘前就超前進度完成了對生態區哨站的遠距掃描,而且全部正常。就跟她預期的一樣─葛拉薩斯是個微小星系中的微小行星,位於人類宙域的邊緣,並遠離自治聯邦生活的塵囂,除了叢林中的小蟲外沒有任何更高智慧的本地生物。

但那就是她在加入公司前所提出的要求。她已經歷過太多戰爭,多到對任何陸戰隊來說都一樣。因為欠缺其他一技之長,她曾經做過個人保全而最後來到了這裡,一個濕氣重到讓人不穿冷卻服就無法穿越其多山雨林的行星,甚至連覆蓋著行星大部分地表的海洋都和夜間陣雨一樣熱。

但這裡沒有戰鬥,也沒有刺激的事物。只有她,十名科學家和高溫。這對她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 * *

巨獸發出呻吟,挪移著牠龐大的身軀以減輕在戰鬥中所受傷勢的疼痛。神族艦隊在牠飄遊過此區邊緣宙域時出其不意地發動突襲,而牠因此付出了代價。即使戰鬥現在已經結束了,牠的生命力仍一點一滴地流失。牠自己的生命並不重要,但是牠體內如洞穴般的膜壁中還載運著數以千計的蟲族,如果牠死亡,其他蟲族也將命在旦夕。飛越太空對牠來說極為自然,但那並不代表牠不需耗費氣力。這年老的巨獸需要時間恢復,補充精力。牠在宇宙的真空中辦不到。

凱莉根指引巨獸在戰鬥中獲得最終的勝利,代價就是其傷勢。如今她從牠疲憊的眼中遙望,掃視這個地區,想找到一個適合休息的地方。

就在那裡,前方的星系中,一個有著氮-氧大氣層的行星,上面還有碳基生物。巨獸與其體內穴膜壁中載運的數千蟲族可以藉由捕食那些生物而存活下去。凱莉根指引巨獸飛向牠的目的地以治療傷勢。

在一段時間後── 一個小時,一天,一個星期,一個月?時間對這年老生物已經沒多大意義─這個有生命的太空船進入了該行星的重力井。天空中飄著厚重的雲層,遮蔽著底下的地形。當巨獸突破雲層時,牠認出了一些特徵。牠曾經看過其他類似的行星,有山脈和樹林,花草覆蓋著地面。牠曾經在類似的行星上休息過。這裡蘊藏著豐富的蛋白質,也許甚至會有哺乳類生物。

上一頁 下一頁
1 / 14

讀取留言…

讀取留言時發生錯誤。